[ 刘卢 ] 血猎为患

刘卢
吸血鬼刘小别x血猎卢瀚文
ooc有 慎入 还是短文系列 大概走傻白甜(。)
私设人类和现代一样,不过在血族和血猎之间,有些属于人类转换成血族的那种要爆发是会被抓住杀死,未爆发的也能成为血猎。大部分血族和血猎处于敌对,小部分互不干扰。然后吸血鬼也有属于自己的家族,刘小别是微草的。但是文里面写着写着不知道会不会提到我还是先说一下,血族是整个血族。家族是每个吸血鬼可以选择加入。卢瀚文则是来自蓝雨血猎的新人。
还有 刘小别是个半纯种吸血鬼,另一半血脉就是普通吸血鬼了(⋯⋯)
接受就看下去吧——





00.
吸血鬼先生——请你先移开我咬在我脖子上的牙齿好吗?

那你也拿开你抵在我心口的枪啊。





01.
刘小别是一只吸血鬼。
一只目前混杂在人群中的一只吸血鬼。
虽然刘小别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方便吸血——他可没有随便就攻击人吸血的恶劣习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只不过是那些低级的吸血鬼。
说来你们可能不信 刘小别其实是觉得人类那边乐趣居多才泡在里面的(。
其实刘小别大多数饿了的时候是叼着血袋喝的。实在不行就杀动物。
其实这两者的血都没有那么好喝。
要袭击人类也可以,血族本身就具有魅惑特性,刘小别乐意的话他可以随便勾搭一个闻起来血味道不错的女性,迷惑掉对方。
这样他就可以将獠牙刺破对方的脖子,痛痛快快享受一次进食。新鲜的血液带着温热顺着口腔留进喉咙,这本身就是件美好的事情。
然后得控制住自己,舌头舔舐过脖颈处使得伤口恢复,在随手抹除对方的记忆就可以甩手走人。
可惜刘小别懒得这么做。
要说原因的话 大概是曾经有个人类救了他一次吧。
当然人类不想袭击,吸血鬼内销也可以啊。
可是吸血鬼相互之间吸血这得是代表伴侣的意思。
可惜刘小别并不想去找个伴侣。
说实话刘小别在血族内虽然他不袭击人类的行为是少有但却不是没有,外加他独有的气质也迷倒了一大片的血族少女。
列如血族专属的求爱日,刘小别的家里简直被来自血族特有的求爱花塔血洛堆满了。
这种花本身鲜红,还似有若无的裹着一点点淡淡的血红色。寓意着爱。
不过这一种花放到人类那边就是个危害了。
最终刘小别叫上袁柏清帮着他一起把这些花给丢了,没有养分自然很快就会枯萎,变成一撮粉末。



02.
这个情况可真是糟糕,糟糕至极啊。
卢瀚文是这么想着的。
他其实也就是刚刚毕业的新人血猎,这次被黄少天带着出来,说是抓住一个人类转换成的吸血鬼,最近在这边附近很张狂,有部分人已经收到过袭击。
然后卢瀚文有些兴奋 一个走神,黄少天人就不知道哪里去了。在卢瀚文东张西望寻找黄少天期间,他发现自己遇上了一只吸血鬼,就在不远处。
他可以感受得到对面那只吸血鬼并非他这个新手能打的过去的,可是第一次这样面对一只吸血鬼的情况也是很少。
所以说血族⋯⋯都和书上说的一样很漂亮吗?卢瀚文即使有点害怕,还是迅速的扫视了对方一遍。
墨黑色的短发,暗红色的眸子,睫毛稍微有点长,眼角上挑,薄唇。皮肤偏白⋯⋯放到现在外面去做明星肯定会引起男性公愤的。
卢瀚文不知道脑子里为啥突然冒出这个念头,他甩甩头将这个念头丢出去,握住了装有银子弹的枪。
——面对一只吸血鬼,保持联系与警惕,你不能确认对方下一秒会展开什么。这是身为一名血猎该有的认知。
虽然卢瀚文深知如果开打的话他是百分百打不过对方的⋯⋯只能找机会逃跑了。
然后他发现对面的吸血鬼打了个哈欠,看都不看他就张开翅膀飞走了。
卢瀚文:?????
留下来的卢瀚文一脸懵逼看着飞走的血族。
等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血族都会对血猎出手的吗???导演 这个剧本不太对啊!
卢瀚文胡思乱想了大半夜,直到不远处一声“瀚文——”才使得他回过神。
“啊黄少我在这里”
他对着对方挥了挥手。
黄少天走过去绕着卢瀚文看了看。

“瀚文你第一次出来任务就给我跑丢了可没把我急死啊?没事吧?你这样谁还敢放你一个人去做任务啊地方没到先把自己给跑丢了怎么办?哎真是的,暴走的吸血鬼已经给抓起来了,先回去吧。”

“好啦黄少⋯⋯我只是走神了一下你就不见了,以后才不会在出现那种情况了——”





03.
刘小别刚刚参加完血族的聚会出来。
一身黑衣,血色的披风,以及收起来隐藏与披风之下的双翼,和显露出暗红色的眼眸。
他想大半夜的也没啥人,于是也就没改变自己的形态,在树林小道里走着。
接着他发现前面不远处似乎有个人类小孩。
然后他瞥到那身制服以及对方携带的武器。
啊,是个血猎吗?
刘小别眯了眯眼,并不打算和对方纠缠。毕竟对方看起来也就是个新人⋯⋯而且他也没兴趣出手。
虽然不乐意去吸食人类的血,可若是血猎主动出手的话他可是会抱着“既然是你先出手那么我还手也可以吧”的意思反过来压制住对方。
毕竟刘小别怎么说也算是个贵族吸血鬼,能力强大,速度快,武器是一把微透淡绿色的剑,还有个很霸气的名字——追魂。
曾也有不少血猎二话不说就袭击过刘小别,当然刘小别也没给真的抓到,反过来也折腾死对方过。这种时候偶尔他会选择吸食血液,偶尔把人打死随便用火烧了就不管了。
他发现对面的人似乎在警惕着他,但却并未出手。
那好办了,各退一步,你走你的我飞我的。刘小别这么想着张开翅膀一挥就飞走了。
比起继续耗在这里,他更想回家。


虽然这并不美好,但毕竟是他们的初遇。





04.
卢瀚文再次遇见刘小别是在街上。
血猎也不是整天都有任务,他们平时日常也和个普通人一样。然后卢瀚文今日外出瞅瞅去玩结果就在大街上看见了刘小别。
白色短袖,黑色长裤。看起来是一身便服⋯⋯和上次完全两个风格啊。而且还带着耳机似乎在听歌,凭借血猎极好的听力卢瀚文都可以听见已经有好几个小姑娘在讨论这个人了,不,这个吸血鬼了。
然后卢瀚文发现对方看过来了,没有那日的暗红色眸子,则是乌黑的眼眸。隐去了血族特征的对方看起来真的就像个无害的青年。
啊不对不对 上次人家飞走万一是个意外呢,这次自己也没有带枪,要是对方大庭广众之下出手了怎么办啊啊啊虽然吸血鬼已经是大部分知道的事情可是很容易伤到这些无辜的市民的啊!
卢瀚文脑子一热,冲过去居然抓着人就跑。
在把对方抓着跑到隐匿的小港里卢瀚文松手后反而不知道干啥了,他本来就是突然就脑子一热就把人拽着跑了⋯⋯这下怎么办。
他眨了眨眼去瞅对方,然后发现对方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个怎么回事。
卢瀚文尴尬的咳了一声。
“那个⋯⋯我叫卢瀚文”



05.
刘小别今天就是随便出来逛逛。
耳机带上却并没放一首歌,随意的走在街上也不过四处看看。因为蛮无聊的,刘小别也不知道干啥。
然后他感受到了有人注视着他——这本来就没什么,毕竟每次上街都会有人盯着他瞅瞅看看的。
但是好像有点不对。
他一扭头就对上了瞅他人的视线。
⋯⋯噢,那天那个小血猎啊。
刘小别瞅了对方好几眼,也是便装。估计今天没事干和自己差不多也是出来闲逛的。
刘小别前脚刚打算走对方后脚就跑过来拽着他跑了起来。
刘小别有点不明所以,这个小血猎干啥啊是疯了吗?他可是一只吸血鬼啊?一个并未携带任何武器的血猎也敢拽着他跑??
在小港停下后刘小别听着对方的介绍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双手抱胸向后微靠着墙壁。
“刘小别。”
“我说——随意拉着一个血族跑到这种地方,你的老师没教过你没带武器和吸血鬼待在一起可是极度危险的吗?”
刘小别说着一件在普通不过的事,同事微张开嘴露出两颗尖牙来。
卢瀚文挠了挠头。
“我当然知道呀⋯⋯但是⋯⋯呃,那个⋯⋯。”

“怕我袭击人类?别想了我可没兴趣做出那么无聊的事。反观作为血猎你的危险会更大啊。”

刘小别突然就想幼稚一回,他走到人面前半蹲下身子凑到人脖颈处利用尖牙微咬住皮肤。
“你知道如果我咬下去的后果⋯⋯”
⋯⋯糟糕。
刘小别停顿住话语并皱了皱眉,对方血的味道⋯⋯闻起来似乎很好吃。
这对一个几天来说一直都没怎么喝饱过的血族来说诱惑力简直太大——更何况还是和血族作对的血猎。
他压制住自己的本性,移开嘴起身。
“算了,这次就放你一命,要走快走。”




06.
吸血鬼尖锐的牙齿紧贴与自己的脖颈。下一秒他就可以咬破,将牙齿刺入血管内吸食血液,而等待自己的命运或许只有死亡。
卢瀚文紧紧闭上眸子有点害怕,以后可能就对不起蓝雨了呜⋯⋯。
然后并没有预想中的咬下来,对方反而移开了——还告诉自己快走。
这打破了卢瀚文对于血族的认识。
身为一个拥有血猎天赋的他,从小就被蓝雨培养,从小他就被教导过很多的事情。
吸血鬼都是可恨的,他们会咬破你的血管吸食你的血液直到你死亡,会将一些人类恶意转换成吸血鬼让他们体会那种艰苦难熬,血族会饲养人来当自己的食物——甚至是不把人当成人看。
总之只要是血族,就没有什么好东西。
他们本性恶劣,只要他们在,人类总有一天会毁灭。
所以需要你们血猎去阻止他们。
从小被灌入这个理念的卢瀚文,今日感觉有点点恍惚。
——明明自己被告知过,没有血猎会在吸血鬼口下活着,即使有也只是少数运气极为好的人。
即使现在卢瀚文觉得自己有点想不明白,但是。
“我不走——不如我们认识一下呀?”




07.
刘小别一直搞不懂哪有血猎会这么想找死,说着放他一马人家不但不走还说要和他认识一下。
好吧 从那天起刘小别和卢瀚文确实开始交集多了起来。
后面刘小别忍着想咬对方一口的欲望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就走了,卢瀚文存下了对方电话嘿嘿笑了笑看着人走掉后才也走掉了。
有段时间刘小别就被卢瀚文骚扰的头都大了一圈。你说你好端端一个血猎缠着一个吸血鬼干啥,不跑不说还反过来纠缠对方。
虽然刘小别一点也不想承认其实这个小鬼有时候还不错,作为一个朋友来说的话⋯⋯。
当然一个吸血鬼和血猎成朋友⋯⋯还真是想想就不可能的事情,反而现实就摆在那里。
好吧 私底下的反正,也没谁知道。
以至于刘小别觉得卢瀚文后面是不是故意在撩他了。




08.
认识刘小别后卢瀚文发觉这确实是个与众不同的吸血鬼。
他自那次后也接过几次任务,见到的血族都是同描述中的 几乎差不多——残暴。
可是唯独就刘小别不一样,他曾'不小心'看到过刘小别在黑医买血袋,就如某次强硬着非要去刘小别家里看看名曰下带刘小别去他家玩。
然后刘小别总感觉哪里不对,又没感觉哪里不对。就给卢瀚文给懵的带着人去了他家里面。
卢瀚文偷偷摸摸看了眼刘小别的冰箱,里面存放着的都是一袋袋的血袋。
别人家吸血鬼抓人吸,刘小别买血袋喝。
其实刘小别挺不错的,卢瀚文眨眨眼想着。
时间也过去的很快,卢瀚文接到了一个委托任务,说是某处地方最近似乎有吸血鬼出没。
当然能接这个任务的不止卢瀚文一人 所以在去的路上卢瀚文也瞥到过远处有几名和他一样都是血猎的人。
然后他发现了刘小别。
刘小别又是一身华贵的衣服,大概又是他那边的聚会吧?难怪最近说这个会有血族出没吗?
卢瀚文刚刚这样想着,这边本身就被查找过已无任何吸血鬼痕迹,人都差不多走光了。卢瀚文本想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然后还有一个血猎注意到了刘小别。
那个人二话不说飞快的从刘小别后面打算去强攻,可是接下来眼前发生的事情简直快到看清楚。
刘小别转过身,伸手直接准确的掐住了对方的脖子,卢瀚文在不远处都可以看到人脖子上的指痕,那得是多用劲啊⋯⋯。
接着卢瀚文可以清晰的知晓刘小别手中那个血猎是已经近乎于死,然后。
刘小别随意的咬住了那个人的脖子。
血顺着脖颈往下流淌。刘小别的唇上也染上了鲜红。
其实卢瀚文不得不承认,刘小别唇上的血红真的很搭配他。
即使 那是人血。



09.
刘小别确实刚刚参加好一个聚会。
和老朋友聚了聚,也婉拒了一些女子对他的邀请,边上在聚会结束后离开。
然后有个血猎攻击他。
刚刚好刘小别最近这几天喝多了血袋,本身对于新鲜血液还有些本能的渴望,在对方冲过来的瞬间抓住人脖子另人窒息半死。
然后他就顺手咬上去吸食了些血液。
牙齿松开随手将人的尸体一丢,打了个响指伴随着火焰慢慢将人烧没,刘小别舔了舔嘴角,同时也将唇上沾染到的血舔去。
然后他抬起眸子看到了不远处的卢瀚文。轻笑了出来,随即展翅飞到人面前将他逮住。
“喂 我说小鬼,明明看见我吸血的场面你为何还是不逃?和最初我扬言要吸你血的时候一样。”
卢瀚文吐了口气,他故意凑到刘小别耳边说话,湿热的气息吐在刘小别的耳垂上。
“你猜啊——”
⋯⋯真会撩。
刘小别不禁想到认识卢瀚文这么久了,从后期开始卢瀚文就有事没事也顺手来撩撩他。

“我不猜,你真不信这次我会真的咬下去?”

话音刚落刘小别找准卢瀚文脖颈的血脉一口咬下去。
嗯⋯⋯味道真的不错。
刘小别眼眸闪了闪,吸食了几口他就停下来,同时舌尖舔过伤口将流出来的血液一并舔走。
然后他咬伤自己的舌尖,拉过卢瀚文就吻上去。




10.
卢瀚文被咬的第一瞬间其实也就感觉到一阵微疼,随即血液流逝的感觉就传来了。
其实也就三四口刘小别就停下来了,不得不说血族的这种能力真的很厉害,明明咬了那么一个口子,舔一舔就没了。
在然后他得到了来自刘小别一个血腥的吻。
血腥味在口腔蔓延开来,卢瀚文舌头被刘小别缠住,直到他有点憋不住了伸手推了推在亲他的人。
刘小别自然也感受得到,他将舌头从卢瀚文嘴里伸出来,同时向后退了一步。
其实亲吻的感觉也不坏,刘小别一直以为唾液的交换行为是和恶心的。
他伸手抹去卢瀚文嘴边的银丝。
“我对你下了契约。”
刘小别这句话让卢瀚文迅速反应过来。
对血族来说,咬破自己将血给对方的行为分很多种,可若是这种属于刘小别的行为,在血族是属于⋯⋯求爱的行为。
而且契约是直接立下的,不容反悔。
“从认识你后面你就开始一直在撩我,卢瀚文。”
“现在我向你求爱。”

卢瀚文歪了歪头故意问刘小别。
“有拒绝的机会吗?”

“没有。”
刘小别很坚定的再说了一次。
“没有。”




11.
卢瀚文就和刘小别在一起了。
他询问过刘小别,据说血族契约的话不是有个标记吗?而且这个契约他只听说只针对血族——列如两个吸血鬼的求爱。

刘小别翻了个白眼,撩开人衣服下摆提起来,指尖微触了触腰右侧上一个蔷薇图案磨蹭了一下。
“契约记号在这里,还有,血族的求爱契约对喜欢的人就可以。”
刘小别抿唇想了想继续回答。
“无论什么种族。”
其实吧两人日子过得也不错,不让其他人发现卢瀚文其实和一只吸血鬼在一起就可以了。
然后刘小别一时起兴,回去血族了。
他挑选了品质尚好的塔血洛拿丝带扎起来回去插在花瓶里给卢瀚文瞅瞅。
卢瀚文对塔血洛的兴趣其实蛮大,如果赤手触上去会造成腐蚀效果以及,它会伸出藤蔓绕住人类的手,尖刺刺入皮肤内开始源源不断的吸食血。
但是对血族却造成不了任何伤害,就和普通的植物一样。
不过花很好看就是啦。




12.
刘小别还是依旧喝着血袋,不过除此之外他还会咬咬卢瀚文,而卢瀚文表示你这都咬出情趣来了。
脖颈 手腕 指尖 大腿内侧——或者说卢瀚文身上就没有没被刘小别咬过的地方了。
刘小别有时候咬也不吸血,就是咬出印子来。卢瀚文对此表示。
“万一给其他人看见了怎么办?”

“谁闲的没事撩你衣服看?”

卢瀚文想了想,也对。然后他就更加没理由能够反驳咬他的刘小别了。用刘小别自己的话来说,他就是咬了几个印子,他觉得好看就行。


在距离血族某部分组内与血猎达成约定还有一年半。
在距离刘小别和卢瀚文的关系被少部分内部人知晓还有一年半零三个月。

——现在 就这样吧。

-END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帅吗!!码完了!耶!!
ooc晚期没救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也许文某处手癌 可以留言告诉我么么哒
接下来大概就是双叶 还有黄别
谢谢给我提供梗的!!我会继续加油♡
然后我吃午饭去了(。)

评论(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