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别。标题不存在的

黄少天x刘小别

ooc晚期 全是我的妄想 

ps.我重新编辑了一下 我才发现他的格式全搞一堆去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黄少天苦逼兮兮的和刘小别说,我夏休期一回家就被皇太后逮着到处去相亲,可把我累坏了好吗?还说什么找的都是和我脾气相近的好姑娘让我温柔体贴对待他们,我们之间一定有共同话语什么什么什么的,简直要死人了啊!


刘小别神速回复:我靠和你一样相似的姑娘,这得多吵啊,你们G市该灭了吧?


黄少天更加委屈了,你是不是眼里没有我这个男朋友了!天知道我这几天累的和什么似得,甩手走人皇太后又要不满,害得我现在只能跑回蓝雨宿舍借口有事躲着。而且啊还有好几个姑娘觉得我不错硬是要去我电话号码想再约你看看你男人我这么优秀你都不宝贝点吗!!


刘小别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难道你还想去找小姑娘出轨吗?”刘小别的语气和兴师问罪似得,黄少天瞬间就高兴了。


“不会的不会的我一颗心只向着你啊小别,你就是我心中的红玫瑰白月光朱砂痣,我一辈子唯一的挚爱啊!”


“……你电视剧看多了吧?”刘小别的声音有点迟疑,“受刺激了?”


“没没没,没受刺激啊,就是最近肥皂剧看多了顺便学习了一下下,反正这些话我也只给你一个人说啊。”


“……。”刘小别觉得自己居然微妙的有点很爽。想笑的时候反应过来强制抑制住上扬的嘴角反而显得有些怪异,“行了行了就这样吧,你相亲这回事我可不管,你想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又不是不信你还能背着我和人小姑娘跑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刘小别表达出的信任让黄少天就像吃了口糖一样齁甜齁甜的,“明天开小号上线吧我们去做情侣任务吧!”


“想得美,我挂了。”刘小别翻白眼。


“等等等等——别哥么么哒呀。”


“……好好好么么哒,挂了。”


刘小别干净利落的挂断了电话,留着那边的黄少天望着手机不停的傻笑,他已经和刘小别交往了好几个月,亲过了摸过了抱过了,除了不该干的事以外基本都干过了,而且刘小别以外的别别扭扭关心和吃醋的时候真的是特别好玩——黄少天上次自己去微博秀了张自拍,一群女友粉一边转发一边求嫁,结果呢,刘小别一声不吭去吃了口闷醋,这一天都对黄少天不冷不热,导致黄少天纳闷的要死,一整天都没考虑出自家小男友到底怎么了。


结果临睡前刘小别发了张自拍过来,说我下线睡觉去了,晚安。


照片里的刘小别明显是模仿黄少天早上动作拍摄的,T恤看起来大了一圈松松垮垮的,圆领口向下滑落露出了精致的锁骨,黄少天咽了口水,迅速存了图回了他一句晚安后,没一会儿脑子转过来的黄少天恍然大悟为什么刘小别今天这么反常了。


原来他家小男友这是吃醋了啊!!黄少天抱着手机在床上滚了一圈一不留神滚到了地上,地面上铺着细毛毯倒也不至于摔疼,然后他起来拍了拍裤子就开始望着手机发呆。


后来根据黄少天隔壁卧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宋某人士说,黄少天的宿舍里发出一阵很奇怪的笑声——让人没由得来的感觉到了一股猥琐感,你想想,蓝雨宿舍隔音明明很好的!他只是路过黄少天的门口都可以听见这笑声!这说明黄少的猥琐已经——


黄少天奋气反驳,我不是我没有!!


蓝雨的人都一副我很懂的样子,说你别解释了。


最后黄少天只能在心里给他们竖中指。



解决掉了这次相亲的事后黄少天精神百倍,也不理会自家皇太后的命令当天就去网上买飞机票滚到了B市去投奔自己小男友顺便和人一块儿吃晚餐——


“所以你跑这边来预约烤肉店真的是想来和我一起吃晚餐的吗?”刘小别有点欲言又止,望着黄少天在那边一本正经的把肉烤的外焦里生后止不住的翻白眼,“我看你这是来浪费肉的吧。”


黄少天委屈巴拉,“这不能怪我啊,我这只是——”


“你这只是动手能力残疾。”刘小别快速接嘴,同时用夹子把黄少天烤的这块肉夹走丢在空盘子里,“行了都我来弄,你滚一边儿玩去。”


于是黄少天停手了,看着刘小别往锅表面又刷了一层油开始烤肉,油脂飞溅发出噼里啪啦的作响,肥厚的肉很快从略显鲜红的色泽变为焦黄的金,香气绕着这儿转了一圈。


某个吃货不争气的咽了口水。


刘小别把烤熟的肉夹了出来,占了占酱料就放到了黄少天的盘里去。


“你要嫌油腻还可以加点那个。”刘小别撇了撇嘴指示旁边服务员送来的一盘子的生菜,继续又夹了几块肉开始下一轮。


黄少天一边说烫烫烫一边咬着肉,含含糊糊的在那边表达自己不喜欢生菜。


“那你一直吃肉迟早得腻死。”刘小别夹了几片杏鲍菇下去,“这个你总吃吧?”


“吃!”


趁着刘小别注意力在烤肉上,黄少天掏出手机关掉声音对着锅就偷偷闪了一张,同时还拍下了刘小别半截手,节骨分明的手同被打磨的十分圆润的指甲,在灯光照耀下看起来又白了一圈,又正拿着夹子在翻动烤肉,看起来就感觉很有食欲。黄少天抑制不住在心底暗戳戳的笑,把照片往自己的朋友圈一丢,并且配了好长一段字来表达自己的感情顺带夜间报社。


然后黄少天的微信和QQ都被一群人夺命连环call了。


烤肉没吃一半就见黄少天的手机在那边和抽了羊癫疯似得抖个不停,刘小别凑过去看了一眼,大片大片的消息提示,来自各方的交流软件,偶尔瞟了几个都是在指责黄少天不道德,刘小别忍不住戳了他一下,“你干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


“和他们嘚瑟我晚饭吃烤肉啊!”而且还有人帮我烤肉我只负责吃——这句话黄少天没说出口。


刘小别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把锅里烤熟的东西分了后又丢下几片肉继续烤着,瞅了眼那边被投喂后十分高兴的人在心底暗暗的想,真傻。


吃了晚饭后黄少天也没有打算走,黏黏糊糊挨着刘小别,最终得到了同意去他家睡一晚的请求。


刘小别他爹妈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所以去环游世界了,除了寄个明信片回来或者在空间发几张照片以外偶尔打个电话,直接潇潇洒洒把刘小别一个人丢着,所以黄少天满怀着期待在晚上登堂入室时候却没见到自己的岳母岳父。


黄少天显得十分的遗憾,然后死皮赖脸的蹭上了刘小别的床。


“我们都这么久没见面了你连一起睡个觉都不肯????”黄少天抗议起刘小别说他去客房睡觉的事情,干脆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决心,抱着刘小别就往床上躺。


然后被自家小男朋友嫌弃了。


刘小别毫不留情的送了黄少天一个暴栗,刚刚开口想说自己就去客房睡时望着黄少天犹如小动物一样耷拉着耳朵,心一软话到嘴边就自然的拐了个弯儿。“好好好……”


于是刘小别只好被迫当成了一个晚上的人形抱枕后十分后悔,为什么没有拒绝黄少天的要求——黄少天的睡相总的来说明明是很好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喜欢抱着东西睡觉。


第二天爬起来黄少天精神百倍,刘小别就看起来有点恹恹欲睡的,明显一副没睡好的样子,在黄少天企图掀被子把他一并叫起来时候成功爆发了起床气,然后拿枕头丢了黄少天后一裹被子继续睡。


天大地大睡觉最大,你黄少天算个球球。


——好吧,不是球球,是他对象。


刘小别醒来后迷迷糊糊的,脑袋从被子里探一点就能看见抱着笔记本在那边打游戏只露出了侧脸的男朋友,哦还挺帅的……。


盯着黄少天的脸看了半天后刘小别后知后觉,赶快撇开视线晃了晃头,那边黄少天注意到后面的声音扭了扭头,跟他打了声招呼。


“醒啦?”


“嗯。”


刘小别的声音还有的含含糊糊的,居然还带了点刚刚睡醒的小鼻音!黄少天嘿嘿一笑,凑过去吧唧了一口。


“早安。”


“嗯,早安。”刘小别打了个哈欠,伸手摸了摸床头放着的一小盆多肉植物,金绿色的叶片圆润饱满,看起来可爱极了。

他心情极好,爬起来后去浴室洗漱完了,换了身衣服就靠着黄少天边上一躺,枕在了对方的大腿根上,顺便围观黄少天打游戏。看了会儿刘小别觉得没意思,爬起来去外面开了自己的台式电脑,登了小号上线后直接给黄少天发了个组队申请。


然后两人跑去看风景截图,花前月下两个男号在花海图拥抱调整了半天的姿势居然搞了个看起来像在亲亲的模样,刘小别心口不一,一面在那边嫌弃一面很熟悉的调开截图模式一连截下了好多张存着。


一连跑了好几个地儿去截图,刘小别这边噼里啪啦截了一堆,黄少天那边也截了挺多,干脆就翻了翻背包里的小道具,拿出一根仙女棒在那边点着玩。


……。刘小别敲了一串省略号发出去,以他的游戏视角来看就是一个看起来俊俏的剑客,穿着一身华丽的装备,蹲下来玩起来了仙女棒,这个画面简直太美。


小烟花点燃至熄灭的时间是一分钟,期间你可以操作自己的角色做出任何动作——反正只要你摆的出来,所以这个小道具也挺受女玩家喜爱的,做任务有几率获得,或者直接去交易购买也行。


行吧行吧你玩烟火,刘小别又截了张图后操纵剑客在旁边开始戳他,虽然同队伤害免疫,可动作免不了还是有实体的,虽然那一串的miss看着确实让人觉得遗憾。刘小别操纵着角色用光剑不停的去戳上另外的剑客,东戳戳西戳戳,最后绕背去试了试能不能戳到屁股——


……哇哦,还真戳进去了。刘小别感叹。


最后以黄少天从房间跑出来,双方企图互相家暴结束。


“我待会儿下午三点就要赶飞机走啦,小别你都不给点反应的吗?”黄少天抱着刘小别丢在沙发上印着飞刀剑的双面小抱枕,丝滑的布料抵在下巴特别舒服,黄少天蹭了几把枕头顺便表示了一下上面印的飞刀剑真好看。


刘小别头也不抬的在刷手机,“给你带点特产回去?”


“人心凉薄啊——有了手机忘了男朋友。”


凉薄个屁。刘小别摸了摸口袋,找到了自己装在口袋里的U盘,看也不看就拿去扔黄少天。


U盘外表是Q版的夜雨声烦的,通体是用硅胶做出来的,看起来特别可爱,黄少天接住U盘一看就嘚瑟起来,刚刚想调侃说小别你这么爱我啊居然U盘都是用我的——结果话还没开口,刘小别发觉自己丢的U盘是买的夜雨声烦款式,伸长手一把捞回来,干脆利落的把夜雨声烦的头给拔掉了。


黄少天一脸懵逼。


我靠,这是粉是黑啊??居然是拔脑袋啊那个设计师是和我有仇吗????啊??


刘小别手伸进夜雨声烦头顶位置的挂绳,随意的转悠了几圈,又抛了抛头身分离的身子,嘿嘿一笑把他拼了回去。


“怎么样?”刘小别指上挂着一个完完整整的夜雨声烦,本来想嘲讽对方几句的,结果思路跑到前几天在空间看见的段子,清了清嗓子做出一副高冷的表情。“还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黄少天只好竖了个中指给刘小别。


最后这个U盘还是给黄少天带走了,刘小别说我还买了一个动作不一样的,就当凑对吧。黄少天心情复杂,总感觉自己把夜雨声烦的头拔掉在拿插口去接电脑有点丧心病狂,只得挂在钥匙圈上当挂件。


“那我走了?”黄少天拖着个大箱子,里面塞的全是刘小别给他的东西。安检排队人也少,他也不着急,干脆拉着刘小别去边上。


“走吧走吧。”刘小别左右看了看,反正没人注意这边,他干干脆脆亲了口黄少天,把人推到安检的地方去。


“拜拜。”


黄少天过了安检,拖着行李箱回过头,带着掩饰用的帽子和墨镜,他把墨镜微微上推灿烂一下,朝着刘小别挥了挥手。


-END




好的我没什么可以写的了就当我是偷懒吧!!!么么哒爱你们哦 比心

假装我超勤奋的 夸我帅啦。

评论
热度(21)